染一一

_(:3」∠❀)_

占tag致歉

雷安雷安雷安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ooc巨多慎入

安迷修这辈子也没想到,他的父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跑!”
他以为,爸爸明天还会带他去马场,他会坐在马上看着爸爸牵着马陪他慢慢绕圈。妈妈也会和妹妹安丽洁在马场外面陪着他,妈妈会坐在旁边打毛衣,而安丽洁会在一旁乱编妈妈那一头和自己一样棕色长发。
他以为,自己长大后会像每一个安家人风风光光的加入骑士团,保家卫国,爸爸妈妈会一脸骄傲的说“安迷修真是长大了,参见我们的安迷修骑士团长!”
他以为,自己会和父母妹妹平安地活一辈子,现在才知道,他以为只是他以为。
8岁的安迷修抱着7岁的安丽洁蜷缩在魔族人背后的桌子下面,桌布挡住了魔族人的视线,但他们能看清外面发生了什么。看着妈妈倒在自己面前,嘴里呢喃着“跑,快跑…”。妈妈的发梢被火把烧焦了一块,还有一小撮头发在撕扯中被薅下去了,露出血淋淋的头皮,棕色的长发上缠成一团乱麻,透露出一股腥臭的味道,再也没有原来清香柔顺的样子。她死死地盯着安迷修和安丽洁,看的安迷修快要崩溃,后来发现她眼睛也不眨一下胸口也没有起伏才知道妈妈已经死了。他捂着安丽洁的嘴,能感觉安丽洁的眼泪流了他满手背,自己也咬着自己的手侧才没有想安丽洁那样哭的浑身颤抖。背对着的魔族人掐着爸爸的喉咙把他提了起来,看着爸爸用嘴型在说“跑”,然后他的脸因为缺氧涨的通红,眼睛也向外爆凸,最后头一歪,被活活掐死了。魔族人把他随手甩在地上,骑士头盔掉了下来,那是一头和安丽洁一样的冰蓝头发与一张满是血污死不瞑目的脸,安迷修一个失神,咬破了自己的手,血沾到牙上显得格外瘆人。
“这帮傻X,真是国王养的一群好狗,死了也不告诉咱们冷热流双刀在哪!”
“死的活该!害的咱们回去还要挨罚!走了走了,回去慢了就分不到晚饭了!”
“啐,真是晦气!”一个魔族人往爸爸的脸上吐了口痰,和别人气势汹汹地又离开了。
安迷修听见脚步声走远直至消失,挪了挪酸麻的脚,扯起还没反应过来的安丽洁就跑向地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父母的尸体,心一横,扭头从地窖的后楼梯连拖带拽地把安丽洁带了出去,刚要跑起来,安丽洁回过神大叫
“放开我!我要去救爸妈!”
“不行!”
“为什么!就算救不了爸妈我去给杀了那些魔族人给爸妈报仇还不行吗!”
安迷修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自己的懦弱,懦弱到只能打自己的妹妹又不能为自己的父母报仇
“安丽洁你他妈醒醒!爸妈都死了咱们拿什么打的过那些魔族人!他们是用命换咱们在这里活着!咱们现在只能活下去!”
安丽洁被哥哥突然的一巴掌打懵了,从小到大一直宠着自己顺着自己的哥哥居然打了她,一开始不相信,但安丽洁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感没有骗她。安迷修趁着安丽洁发懵,一把背起她,朝着森林跑去。跑远之后,安迷修像是突然放下了担子,大声哭吼了起来,背上的安丽洁也回过劲小声地啜泣,弱弱地说“哥哥对不起,对不起…”
瞎写的别认真…晚上突如其来的脑洞,也就是没马跟小柠檬是兄妹父母被杀跑跑跑进了森林遇见师傅习得武功结果师傅又被杀又跑跑跑进城遇见霸道没船爱上没马报仇后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我差不多剧透够详细了有人看吗有人看我就写写没人看就删了委屈巴巴对手指感觉很ooc而且感觉容易大长篇而且小透明估计没多少人看,还有为什么打小柠檬因为我感觉气急了就会是这样的生死关头才能显现出真正的在乎是怎样表现的,因为写的是小孩子可能看起来会很奇怪也是按照个人认为的去写,而且血腥场面比较多不适者还是别看了吧…别有太大期待我幼儿园文笔想看的就红心蓝手吧虽然没指望有多少如果没人想看或者是有人觉得过分ooc我会删掉的…